深見

あなたの目には私は映っていない

【そらまふ】養小孩

*私設有
*OOC預警
*勿帶三
*爛文筆
*標題很奇怪我知道
*生子注意
*不要問我孩子怎麼來的
*名字是我隨便取的(##
*說不定會繼續寫吧看狀況

以上OK?
Go!

——

そらる在手術室外來回渡步,他承認這是他人生中最緊張的一刻。

腦袋裡的思緒亂成一團,連醫生安慰他的話都不知道被拋在哪裡了。

まふまふ現在怎麼樣了?已經進去幾個小時了?

他完全沒有辦法思考。

背後傳來焦急的腳步聲,估計是他們的那一票友人。

領頭的是頭髮亂糟糟,急到眼淚快要掉出來的天月。

「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醫生說離預產期很近,不算早產。對他跟孩子應該都沒有問題。」

然後そらる就被那個「應該」給掐死了。

「既然醫生說沒問題,那就沒事了。」

伊東歌詞太郎看著沒有平常高冷的樣子的そらる,安慰似的拍拍他的肩膀。

後來不知道過了多久,手術室的門終於打開了。

醫生拿下口罩,有些嚴肅的環視了一圈。

然後露出祝福的笑容。

「恭喜,兩人都很平安。」

——

「嗚啊——把、把拔——」

そらる放下手上的東西,抱起朝自己奔來的小女兒。

「怎麼啦?」

「拔、拔比、嗚啊——」

そらる摸摸小女兒的頭,無奈的笑了笑。

他是不是養了兩個小孩?

——

「說吧,你又幹了什麼?」

「拔比把凜音ちゃん的蛋糕吃掉了!」

「我、我才沒有!」

まふまふ心虛的把空無一物的蛋糕盒藏到背後。

——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呃啊……感覺好不舒服喔……」

「剛剛是不是有什麼東西跑過去了……」

「哈哈哈哈剛剛那個機械玩偶的臉好奇怪喔。」

うらた一進門就聽到一群大男人的慘叫,還有小女孩的笑聲。

小女孩?!

「凜音さん……?」

他走進客廳,看見三個大男人抱成一團。

而好友的女兒懷裡抱著まふてる跟魚糕抱枕,頭上戴著VR眼鏡,正不亦樂乎的玩著某款有名的恐怖遊戲。

「うらたさん救救我們吧……」

坂田緊抱著やまたぬき,奄奄一息的向他求救。

「我才不要。」

うらた把被抱到快要斷氣的やまたぬき從坂田懷裡拉出來。

「誰叫你們要跟那兩個家裡蹲的女兒玩恐怖遊戲。」

哼,自作自受。

——

「ぽん——這裡這裡——」

「啊啊啊……等等等等ルアさん你、你先不要過來好不好……」

「汪!」

天月看著擼貓擼的很開心的伊東歌詞太郎,又看向一旁盡一切力量想遠離ルア的凜音。

為什麼反差這麼大啊?!

——

「所以凜音ちゃん妳打算要住在我們這裡多久?」

天月嚼著麵條,順便拿了幾張紙巾給伊東歌詞太郎。

「把拔說一個禮拜喔。」

「一個禮拜?發生什麼事了嗎?」

「把拔說要讓拔比轉大人還是什麼的,所以叫我這個禮拜暫時不要回家。」

凜音一臉見怪不怪的喝著可樂。

天月跟伊東歌詞太郎互看一眼,まふ你都做了什麼啊。

「這樣啊,辛苦了。那凜音ちゃん這個禮拜就住在我們這裡吧。」

「好~」

——
某種意義上的結束(?

大家好我是今天生日的颱風女神深見(沒人問你

生日這天有兩個颱風來耶感覺就很嗨(閉嘴

其實這篇文本來不是這個走向的Orz

原本想要寫很溫馨的日常但沒想到我腦洞一開就變成這樣了(´・ω・`) 

最後,感謝觀看( ゚∀ 。)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38)
©深見 | Powered by LOFTER